2011年10月18日星期二

出轨

曾经有那么一个人,让你静候至晨晓。----题记



哄完女友去睡后,他仍专心地在赶着功课。
稍一回神,才发现已经凌晨三点了。
这时电话响了起来,是信息的声音。
他有点疑惑地拿起手机。

睡了吗?


没有记录的号码,但却又是那么的熟悉。

还没,怎么了吗?不开心?

他放下电话,思绪回到了几年前课室里,许多情景。

我和他,分手了。

看着她的回复,心忽然抽痛了一下,却不懂该怎么安慰。
还记得四年前某天上课时,他看见她正和谁信息,也第一次看见她掉泪。

为什么?

他放下手机,继续赶着成叠的报告。
不知不觉,已经五点了。
他打了一个哈欠,收拾了桌面,正打算去睡时,才忽然想起信息。
拿着手机回到房间,荧屏显示三封未读。

他喜欢上别人了。
但我放不下他
你说我该怎么办好?

发送时间都隔了十多分钟,从时间上来看,她思绪的混乱和无助是很明显的。

睡一觉就好了

他不懂还有什么能说的。

睡不着。
你先睡下,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
去哪?
明天你就知道了。
那好吧,明天见。

那晚,他梦见了她。
仿佛回到当初暗恋她的那段时光,
静静的,窥视她的背影。

梦醒时,已经早上九点了。
他梳洗后,就开车到了她家门外。
一个快三年没踏足的地方,但路途却从不曾忘记。
那时是毕业联谊晚会,她醉了,那时是他送她回来的。
她喝了很多,在车上迷迷糊糊的说着醉话,
许多都说在说她那时的男友怎样对她不好。
他那时轻声的说了一句:“笨蛋,我喜欢你。”
他知道她不会听到,也知道这没有什么意义,
但那时或许就是最后一次见面,说出来至少没了遗憾。

车门忽然被打开,把他的思绪拉回了现在。
她随意的穿了件T-shirt和牛仔裤,坐在副座上,随手绑上安全带。
看着她仍红肿的双眼,他没说什么,只是踩满油门,往前方开去。
方向盘撒娇地扭拧着身躯,引导着车子往他想去的地方。

“到了。”他把车子停在旁边的草丛。
她望着前面那熟悉的门口,不解地问:“怎么带我回来学校?”
“跟我来就对了。”他下了车,往校门走去。
她下了车追到了他的身旁,随后问:“要怎么进去?”
“正门。”他扬了扬嘴角。

那守卫似乎认得他似的,微微向他点头。
“你常回来?”她似乎有点明白了。
“嗯,只要遇到不开心的事情,我就会回来这里。”他带着她走进了视听馆。

“这里?”她看着空荡的多排座位,不明白为什么不开心要来这里。
“这里。”他伸手指了指后面的一个小门。
“上钟楼?这门不都有锁着的吗?”她走上前推了推。
他自口袋拿出了一支小铁线,随意勾了勾,再轻轻一推,门就开了。
“哇,你可以去做贼了。”她揶揄着。
“是啊,我是小贼。你先上去吧。”他让开了一点空间,给她先爬那铁梯。
她伸手用力拉了拉铁枝,确定它不会忽然断了,才安心地爬了上去。

“还有四十分钟才敲10点的钟,所以现在还可以进去玩。”
她这时有点痴的望着下面。
“看什么?”他走了过来,顺着她的目光看了下去,只看到一只猫。
“猫。”她回答得有点呆。
“猫有什么好看的?”他反复打量那只黑漆漆的猫,看不出有什么不妥。
“它,刚才是和另一只猫在玩的,现在被抛弃了。”她扁了扁嘴角。
他轻敲了她的头,把她拉进钟楼。
她看着许多大大个的齿轮,更不明白这里有什么好玩的。

“爬上去。”他推了推她。
“都没阶梯,怎么爬?”她疑惑。
“顺着齿轮和铁枝,就能上到去了。”他先指了指前方的齿轮,随着告诉了她怎么上去。
她小心翼翼地跟随他的指引踏着,一层一层地爬了上去。
钟表的旁边有个大齿轮正好了一给人坐下,他尾随在她身后,慢慢扶着她坐了上去。

“时间正倒反走呢。”她指着前面笑说。
“是啊,或许我们这样呆着,就会回到那年,我喜欢你的时候。”他在她耳边轻声说。   







-2011年10月12日
-文/莫子寒 
-仍是试笔

3 条评论:

  1. 颜色不给力捧油...

    回复删除
  2. 不是有女朋友了吗? >< 但形容出来的感觉很有感觉~

    回复删除